中山大學教授提議奧運裸體 把裸露當色情是病態|奧運_奧運_新浪體育

  理由

  “古希臘人認為運動要展示的是人之形態和力量之美

  要求運動員對身體進行任何掩蓋與奧運會初衷沖突”

  本報訊 (記者徐靜 實習生吳才林)奧運會今晨閉幕,各國運動員的運動服頗受關注。不過,在古代奧運會開始后的一段時間里,并無隊服一說——運動員都是赤身裸體進行競技的。日前,中山大學哲學系教授翟振明(微博)在一篇英文短文中倡議允許運動員在奧運會上裸體比賽。他說,過去禁止運動員裸體比賽或許有其原因,但如今這些原因不一定構成繼續這項政策的理由。

  “禁裸體相悖奧運會初衷”

  這篇被美國著名網站登載的文章中說,人生來就沒有攜帶任何的衣物,裸體可以說是人的一種自然狀態。

  翟振明說:“在日常生活中,或許存在足夠的理由要求人們必須穿上衣物,但延伸到奧運會之上,就另當別論了。古希臘人認為,人的身體(包括性器官)是神賜予的,運動要展示的就是人之形態和力量之美。因而強制要求運動員對身體進行任何的掩蓋是與奧運會的初衷相沖突的。”

  他還認為,過去奧運會上禁止裸體,但在今時今日,宗教原因或其他意識形態偏好不是維護某種國際性規則的正當理由,所以應該考慮允許在奧運會中裸體參賽。

  “同是裸體何謂美丑”

  翟振明告訴記者,現實生活中,很多人用“丑”來形容裸體,這也成了人們需要穿衣服的重要原因。如果裸體是“丑”的,那為何藝術家們還會進行裸體雕塑、人體彩繪等裸體藝術?“藝術家是對美丑的斷定最有話語權的人群,當代藝術家中很少有人認為裸體是丑的。”

  他介紹道,古希臘奧運會上運動員裸體競技時,的確是有一些限制的,譬如已婚女性不能觀看。但這僅僅是出于“夫妻間在性方面完全屬于對方的這種契約”,與美丑沒有關系。

  他就此表示:“既然美丑不能成為約束運動員在奧運會上裸體的一種有效的理由,那就不知道還有什么理由對奧運會裸體實施禁止了。”

  翟振明還談到,有人認為裸體是一種傷風敗俗的色情行為。他則認為,性器官的裸露和性行為有著很大的差別,將雙方混淆是一種“病態心理”。

  觀點PK

  翟振明的這一想法在網站上登出后,馬上引發了一些網友的討論,其中有贊有彈。

  彈

  反對的網友認為,某些運動因其特殊性容易對生殖器等器官造成傷害,出于保護原因而進行的掩蓋是必須的。還有網友認為:奧運會是國際性賽事,裸體參賽多少“有傷風化”,今時今日恐怕很難被人們接受。

  贊

  也有不少網友認為翟振明的觀點很“Brilliant(杰出)”,有網友表示,很贊同翟振明關于裸體與性的討論。而網友“tennis world”更是直接當起了粉絲:“你向我們呈現了一種很好的觀點,我很期待看到你更多的更新,繼續加油。”

  翟振明本人則談到,這個想法或許并不會得到很多人的支持,“甚至有人會罵”,大部分運動員也可能因為來自風俗的壓力或觀念的桎梏等而不會在奧運會上裸體比賽。但世界上還有著很多的天體運動者,有的國家的民間甚至還有自己的裸體運動會,所以總會有人愿意嘗試。

分享到:

相關專題:奧運會其他新聞專題 

更多關于 奧運 的新聞

新浪簡介About Sina廣告服務聯系我們招聘信息網站律師SINA English會員注冊產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12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

黑帽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