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寧憶兵敗漢城收刀片:那個時代要金牌不要體育|體操|李寧_奧運_新浪體育

http://haiyunzhiyi.com 2012年08月13日07:11  東方早報

  用一塊金牌去喚醒民族自豪感、振奮民族精神,當年,中國一代又一代體育健兒都會帶著這樣一種使命感走進奧運賽場。人們對金牌和榮譽的需求直接而單一,“唯金牌論”也應時而生。

  那么,在中國國際地位迅速提升的今天,尤其是經歷了北京奧運會空前的金牌潮之后,國人對于競技體育、對于奧運會是否還抱有曾經的價值取向與欣賞角度呢?早報記者走訪發現,無論是體育從業者、專業媒體人、學者還是普通民眾,都已經針對這一問題開始了或多或少、或深或淺的思考。

  那個時代需要金牌不需要體育

  “體育是社會政治的一種需要,過去咱們什么都沒有,國際上沒有一個叫得響的行業,拿塊金牌的確能喚醒民族自豪感,現在經濟發達了,全世界都看得到中國兩個字,一兩塊金牌算什么?”1984年洛杉磯奧運會,許海峰為中國代表團射下了奧運歷史上第一枚金牌,很難想象他眼中對于金牌卻如此看淡。

  在許海峰看來,北京奧運會已經成為了中國體育的一個頂點,“大家都掙足了面子,體育的功能會發生變化,競技會被淡化,這是必然的。”競技體育被淡化之后,是否能在社會生活中找到最合適的定位呢?許海峰不置可否,著名體操運動員李寧則認為中國人需要把體育真正融入生活,“中國人還是比較關注誰贏了,不太在意自己是否參與了,有很多人不喜歡運動,但到了比賽那天,他會問誰贏了,這樣的運動一點都沒有意思。”

  同樣是在1984年洛杉磯奧運會上成為民族英雄,但競技體育的殘酷性在李寧的身上體現得更為深刻,4年后兵敗漢城,情緒過激的國人給李寧寄去了刀片和繩子,回國的飛機上,金牌選手坐在頭等艙,李寧等到所有人都下了飛機,才和跳高名將朱建華倉皇離開,以躲避外面歡迎的人群,“那個時代人們需要金牌,不需要體育,體委需要冠軍,不需要運動員……今天是否還要繼續幾十年的呆板體制呢?這是值得商榷的。”

  李寧之后,一代又一代中國體育健兒走在同一條軌跡上,而社會的進步讓他們得到了更多的寬容和理解,葉沖、王海濱和董兆致在2000年奧運會男子花劍團體比賽中沒有贏得金牌、屈居亞軍,他們同樣被國人當作偶像與榜樣,43歲的葉沖封劍多年,倫敦奧運會雷聲奪冠的那天,他興奮不已,不過葉沖再三叮囑媒體不應該只關注奪金的選手,“奧運并不只有金牌,競技體育體現的是一種挑戰自我的精神,我們完全應該給予那些沒有奪金的選手更多關注。”葉沖現在是國家青年隊的教練,他培養著一幫子年輕的專業擊劍運動員,但他似乎很羨慕那些真正把體育融入生活的年輕人,“我在擊劍俱樂部看到一個美國小女孩,她一周運動6次,擊劍、芭蕾和網球各兩次……我們的孩子就是上學、補課、回家。”

  從“英雄時代”到“明星時代”

  “我們依然關注金牌,但也關注金牌之外的東西。”作為《全體育》雜志主編,張路平坦言媒體人也在反思,畢竟,經過了北京奧運會的巔峰之后,現在的中國體育應該脫離“唯金牌論”的盲目階段,“這一次羽毛球隊‘消極比賽’,我們留意到中國代表團的意見是不上訴,這就是一種進步,體育需要金牌,但也需要對體育精神的尊重,雖然羽毛球隊最終包攬了所有的金牌,但并不意味著功過相抵。”

  按照張路平的說法,這種改變其實是自上而下的,“2008年之前,國家體育總局的任務核心是‘奧運爭光計劃’,但2008年之后,2009年8月《全民健身條例》隨即出臺,這證明國家決策層已經意識到需要改變,我們需要進一步關注國民本身,而不是僅僅聚焦于競技體育本身。”

  值得一提的是,拋棄“唯金牌論”并非就此淡化金牌意義,張路平眼中,金牌永遠是競技體育無法回避的要義,也是媒體報道的重點,“美國是體育強國,多次占據金牌榜榜首,但美國媒體對于金牌的報道也是鋪天蓋地;英國是眾多現代體育運動的發源地,他們需要靠一塊金牌來證明自己嗎?事實上,東道主為了金牌不惜‘左右’裁判……”“體育是和平年代的戰爭!”對此,張路平直言不諱,“作為媒體人,我深有體會,我們自己的刊物曾經做過‘從雅典到北京’的報道,但回過頭看看,很多都是在記錄結果,有多少是真正脫離了金牌在詮釋一個過程?”

  當然,從北京到倫敦,其間的變化張路平也深有體會,“2008年是一個節點,之前中國體育是‘英雄時代’,中國需要通過體育來彰顯國力,激勵民眾,2008年之后,這樣的功能開始削弱,中國體育進入了‘明星時代’。”劉翔、李娜等蘊含巨大商業價值的運動員就是張路平眼中的“明星”,“現在你還能記得北京奧運51塊金牌都由哪些選手獲得?你記得的是劉翔的退賽,這就是明星效應,體育變得更加商業化、娛樂化,觀眾都是在欣賞奧運會,欣賞運動員不同形式的魅力展現,奧運在民眾心目中的職能已經發生了變化。”

  “對我們來講運動員是我們最重要的資產,也是我們最重要的伙伴。”一位耐克中國有限公司公關部的負責人表示,耐克從運動員身上看到很多令人啟發的故事,非常令人感動的一些題材,“正是基于這樣的靈感,我們這次在全球推出‘偉大’這個詞語。但是我們希望‘偉大’這個詞能夠更接近一般的消費者,我們很希望能夠通過影片,讓更多的人被激勵,每個人都有機會活出自己的偉大,能夠讓自己更有信心,這是我們在中國市場活動中最希望傳達的。”

  08志愿者看倫敦奧運

  1987年出生的黃泓清,首次在記憶中“留下印象”的奧運會是1988年漢城奧運會。按照他的說法,稍微懂事一點后,長輩們談及奧運必然會提到“兵敗漢城”。這一點和1970年、1980年代生的大多數孩子相似,在他們幼小的心靈中,奧運成了一件很大的事,關乎民族興衰、國家榮辱。

  上學以后的黃泓清開始關注每屆奧運會。當時間定格在2008年,奧運會終于在家門口舉行,已經是一名大學生的黃泓清身份是一位志愿者,“當時想奧運會在中國舉辦機會難得,如果錯過了(做志愿者),這輩子都再難有機會。”黃泓清內心充滿幸福感與自豪感,“所有人都無法忘記那段日子,今年倫敦奧運會開幕時,大家還統一身著當時志愿者的服裝到曾經工作過的地方聚會。”

  4年之后,黃泓清已經從校園走入社會,但因為曾經作為志愿者的經歷,他明顯有自己的視角,“我很不理解,我相信倫敦的這些志愿者也辛勤付出了,為什么就沒有一些正面的報道呢?”對于倫敦奧運的烏龍百出,黃泓清也有自己的看法,“可能是兩個國家民族文化不同帶來的一些差異吧,北京奧運是傾舉國之力,倫敦奧組委還有自己籌款,對于志愿者的培訓恐怕就沒我們那么完備了吧,我們那時候的培訓甚至要求簡單掌握英語之外的韓語、日語和法語。”

  “過度依賴一個人去為整個國家、民族去證明,這是一種病態。”就職于一家體育文化公司的丁曉超與黃泓清同齡,劉翔比賽那天,他沒有和大多數人一起擠在電視機前,而是在網上整理一些相關的體育視頻。

  “今天一上優酷,第一頁就是劉翔做完手術了,他已經29歲了,是不是要跑到40歲才行呀?”丁曉超并不是一個“劉黑”,事實上,他認為劉翔已經足夠好了,“那一天,我聽到隔壁房間一聲嘆息,我就知道出事了,隨后我通過網絡反復看了整個過程,很感動。”

  童年時候的丁曉超,對于奧運會的概念是有些錯亂的,“1994年亞運會在廣島舉行,那個時候剛剛懂事,看大家都很關心,以為這就是奧運會。”直到上了中學以后,丁曉超才如夢方醒,不過丁曉超始終認為學生時代的自己是沒有判斷力的,“小時候媒體說啥,我們看啥,現在才會有自己的判斷,像乒乓球項目雖然能拿金牌,但我不愛看,而且現在的中國缺少的不是一塊金牌,總不可能超越北京奧運會吧。”

  學者眼中的競技體育

  中國體育的小眾化、特殊化讓一些有感于此的學者痛定思痛,而當一塊奧運金牌已經難以刺激公眾神經的今天,一些學者更有理由提出自己的見解,“競技體育應該是大眾的而非小眾的,不能用天才論、選材學和唯金牌論把大多數青少年隔絕在門外,競技體育應該理直氣壯進入學校,普通民眾不僅可以有健身的權利,也應有參加競技的權利。”華南師范大學博士生導師盧元鎮如是說。

  盧元鎮坦言自己不是競技體育的反對者,“競技體育對改造中華民族民族性有重要的作用,儒家文化排斥競爭,是與市場經濟的社會心理格格不入的,競技體育一定是市場經濟的文化副產品。”盧元鎮認為體育應該走向市場,而不是像過去那樣靠計劃過活,至于“唯金牌論”更是讓他深惡痛絕,“非要將競技體育的多種社會功能單一化,其結果是將競技體育推上絕路。”

  同樣的觀點也來自于北京體育大學客座教授羅宏濤,“體育已經成為了西方人的生活方式,運動是他們感受生命的重要形式,而中國自古就把體力與腦力割裂開,這種體育觀已經不合時宜。”按照她的理論,既然中國人已經逐漸不需要以某個人的競技成績來增加自豪感,那么中國人尤其是年輕的一代應該進一步與世界融合,接受更豐富的體育觀念。

分享到:

相關專題:體操、藝術體操、蹦床新聞專題 

更多關于 體操 李寧 的新聞

新浪簡介About Sina廣告服務聯系我們招聘信息網站律師SINA English會員注冊產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12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

黑帽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