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明:男籃打成這樣不要怪隊員 債都是以前欠下的|姚明_奧運_新浪體育

http://haiyunzhiyi.com 2012年08月13日09:03  新聞晨報
姚明:男籃打成這樣不要怪隊員債都是以前欠下的

  姚明作為轉播嘉賓參加了本次奧運會,如此的經歷讓他對中國體育多了一分思考。

  晨報特派記者 朱俊(微博)(英國倫敦8月12日電)

  0勝5負、場均凈負25.2分,在全部12支參賽隊中排名最末,這是自1992年巴塞羅那奧運會上7連敗之后,20年來中國男籃最灰暗的奧運成績。

  這也是自2000年代表球隊征戰奧運會以來,姚明首次見到中國男籃如此狼狽——盡管這一次,他已經脫下戰袍,一襲西裝在電視轉播席上正襟危坐。

  這何嘗不是一種煎熬,即便此刻已身在南非,但姚明依然對此次倫敦之行“耿耿于懷”。在接受晨報記者的獨家專訪時,姚明說,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被世界甩開了差距的中國男籃,眼下已經走到了十字路口,如果不能痛定思痛作出正確的抉擇,那么今后的道路勢必會有更多的荊棘。

  男籃奧運慘敗不是隊員的問題 債都是以前欠下的

  晨報:如何看待中國男籃在這屆奧運會上的表現?英國廣播公司BBC的電視評論員認為,這支中國隊和1996年那批人完全不在一個檔次上。

  姚明:打成這樣不是這撥隊員的問題,也不是一兩個教練可以改變得了的,債都是以前欠下的!

  國家隊打成現在這個地步,有關部門應該認真考慮一下,今后我們的道路該怎么走。就像之前我說過的,表面上大家看到的是兩個國家隊之間的競爭,但實際上是兩者背后的培養體制和機制之間在競爭。

  在美國,從小學到中學到大學再到職業隊,有著非常發達的聯賽和人才培養機制,而且這當中每一個階段都有多條分支聯賽,十分齊全。我們輸給巴西那么多分,別看人家本國聯賽不行,但他們最優秀的隊員都在國外效力。又好比立陶宛,一個只有300萬人口的國家,他們沒什么特別有影響力的職業聯賽,但他們大量的球員在NBA(微博)或者歐洲頂級俱樂部效力。這就是兩種截然不同的模式:美國人有一套非常完善的培訓體系,而巴西和立陶宛則是借雞生蛋。不同的方式但最終都獲得了成功。

  不得不說,我們現在的聯賽依然非常非常半職業,依然依托于舉國體制。不可否認,在某些項目上,舉國體制是具有巨大的扶持作用的,沒有舉國體制,也許這些項目別說奪金牌了,能否繼續開展下去都會成為問題。

  但每個運動的發展規律與方向都是不同的,高粱是糧食,水稻也是糧食,可它們的種植方式一樣嗎?!籃球是體育,體操也是體育,能一概而論嗎?!

  “壯士一去兮不復還”

  晨報:很顯然,中國籃球又到了反省的時候了。 35歲的王治郅到了告別國家隊的年齡,32歲的劉煒(微博)、甚至報名年齡29歲的朱芳雨(微博)和王仕鵬(微博)也很可能是最后一次代表國家隊征戰奧運,這幾乎就是中國隊的半壁江山。現在國家隊到了被迫換血的被動境地,我是否能夠理解為,在過去的這個奧運周期里,有些人的目光不夠長遠?

  姚明:我覺得你應該跳出奧運周期這個概念。一個奧運周期只有4年,如果只瞄著奧運會,那我們的債會越欠越多。

  現在國家隊所面臨的是兩方面的壓力。一是國家隊的成績,現在說的是奧運會,但每兩屆奧運會之間還有一屆世錦賽,這個周期就從4年變成了2年,而每兩屆世界大賽之間還有一個取得參賽資格的亞錦賽,這樣周期又從2年變成了每年都有比賽任務,一旦亞洲比賽沒能打到規定的名次,就意味著中國男籃將失去與世界兩年一次的交流機會。

  二是我們現在聯賽中外援占據著大量的主導權,如果聯賽不能為國家隊鍛煉隊員和輸送苗子,那么國家隊就會面臨人才枯竭。反過來,如果一味保證國家隊的集訓和比賽,那么這批人長期處于訓練和比賽的疲勞中,無法得到充足的休息和學習的時間,又會折射到聯賽中。

  如何去平衡發展,這是一個很有講究的課題。說實話,現在我們的聯賽處于一個不太健康的發展方式,球員得不到一個正常的成長環境和周期,造成這個阻礙的是外援對聯賽主導權的霸占。

  對英國那場比賽,是王治郅在國家隊的最后一場球了,當時我一下子就想到了“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的名句。荊軻刺秦王雖然失敗了,但他留給我們的是千古傳唱的英雄故事。

  大郅從1996年、甚至更早的時候就開始為中國隊效力了,他所代表的這些老將們為了中國籃球的發展拼盡了全力,希望后來者能夠前赴后繼。我們不僅僅需要更多的易建聯(微博),更需要全面提高聯賽水平,需要更多的人站出來為中國籃球的發展作出貢獻,為中國籃球贏得未來。

  我想說的是,如果我們單純瞄著奧運周期的話,那顯然只能追求短期內的成績,運動員的培養周期完全會被這個奧運周期給限制死。隨著每年國家隊都有任務和成績上的要求,年輕人的成長時間完全被消耗了。我們的青少年培訓體系必須跳出所謂的奧運周期、全運會周期,更遵循籃球運動本身的規律。

  從某種程度上,我認為我們有必要做一個取舍了。中國籃球按照目前的這個方向前進,路只會越走越窄。我們現在和世界籃壇只有兩年一次的學習機會,還沒等消化和進步,就發現又被人甩開了更大一截的差距。

  再看看別人,很多國家的年輕球員每年至少會有五六場甚至十幾場的高級別比賽,兩三年下來,這個反差會有多大可想而知。

  聯賽改革首當其沖是外援

  晨報:本屆奧運會上沒有出現讓人眼前一亮的年輕人,現在會不會覺得,當初沒有帶上王哲林(微博)這樣有培養價值的年輕人盡早見見世面是一種失策?

  姚明:在王哲林的問題上,應該說仁者見仁、智者見智。我只能說,我出來打奧運會的時候是20(歲),大郅是19(歲),阿聯是17(歲),我們或多或少都在國內聯賽中經過了一些錘煉。去悉尼前我打了3年聯賽,大郅和阿聯都打過2屆聯賽了。

  好吧,我承認自己的天賦很高,但像我和劉煒這樣比較有天賦的球員,從9歲或者10歲開始打球,也是過了8年才打上國內聯賽,等到能打上國際比賽時,也差不多有10年的球齡了。你可以計算一下,大郅從幾歲開始練球,又在幾歲時才在國家隊打上主力?阿聯從練球到成為國家隊主要球員又經歷了幾年?

  晨報:聯賽是國家隊之本,要解決你剛才說到的這些問題,我們的CBA(微博)聯賽需要作出些什么改革?

  姚明:首當其沖的還是外援。聯賽當然需要高水平的外援來增加觀賞性和吸引眼球,但現在很多人已經看到了,這種需求不能是無限制的。

  其次是聯賽的規則。NBA的規則與FIBA的不同,看看那幫打NBA的人,他們在奧運會上也吃規則差異的虧,更別說我們的規則比他們的變化更大,什么外援四節六人次、第四節只準使用單外援之類的,到了奧運會上哪有這些,我們的聯賽規則還是應該盡可能地與FIBA接軌。

  第三是聯賽不應受國家隊的訓練和比賽計劃影響太大,應該有其穩定的賽制、賽程和時間。換個角度來說,當一批成熟的運動員組成的一支球隊——請注意,我說的是一批成熟的運動員——正常情況下,他們只需要6至8周的集訓,通過4到5場的熱身賽,就能夠調整到最佳的比賽狀態,而并非像現在這樣需要長時間的備戰訓練,甚至需要壓縮聯賽賽程。

  我大學里修了經濟學這門課,現在看任何事物都是一條曲線,要去看它是處于上升的還是下降的。經濟學里有一個術語叫邊際遞減效應(注:邊際遞減效應是指在其他條件不變的情況下,如果一種投入要素連續地等量增加,增加到一定產值后,所能提供的產品增量就會下降,即可變要素的邊際產量會遞減),我們都是從運動員時代走過來的,長期的集訓會帶來什么樣的效果,都感同身受。

  希望大家都正視一下自己

  晨報:在武漢解說亞錦賽的時候,除了最后一場決賽讓你感覺有些緊張外,其余幾場比賽可以用砍瓜切菜來形容。但到了奧運會的賽場,中國男籃動輒被對手痛宰二三十分,新華社的籃球記者單磊(微博)說,他坐在媒體席上只能雙手抱著自己的腦袋,根本無顏抬頭。作為同樣在媒體席上轉播比賽的你,會不會也像中國記者一樣,有這種抬不起頭來的感受?

  姚明:會。單磊會,你會,我也會,每一個參與其中的人,包括電視機前的觀眾都會,正因為有這種感受,所以才會有希望!

  同樣的,每一個參與其中的人也許都應該好好反省一下,自己對于中國籃球又會起到什么樣的影響。去年熱身賽輸得多了,看看球迷和媒體罵成了什么樣,每次輸就要罵嗎?現在又都說今年的熱身對手太水、太次,這還不是為了迎合大眾的口味?

  這當中不是說完全都是球迷、媒體的責任,但肯定脫不了干系。正因為這次奧運會解說我是與媒體記者處于同一個工作環境,所以我才更希望大家,如果有可能的話,也去好好地正視一下自己。

  葉詩文(微博)事件上美國人有失紳士風度

  晨報:說完籃球,我們想問問你對這屆奧運會上,羽毛球(微博)隊員因消極比賽被取消比賽資格事。

  姚明:沒錯,這種事情在籃球也發生過。但我們內心應該問自己,這個東西到底是對的還是錯的?體育在很多時候體現的是我們這個社會公民的價值觀,如果一塊金牌可以超越我們的價值觀的話,那我只能說我們的價值觀比金牌低。

  晨報:這屆奧運會上,西方媒體對我們的葉詩文提出了很多的質疑,想問問你對這件事情的看法。

  姚明:我們可以理解美國人的心理。如果在一個你常年統治的項目上,突然有個人神兵天降般從你手中搶走你覺得是自己的東西時,你肯定有一種逆反心理。這個問題在葉詩文身上出現過,在博爾特身上也出現過,這符合美國人的大國統治心態。

  我覺得葉詩文事件上美國人是有失紳士風度的,而我們應該經受得住這種質疑。最后的藥檢結果也證實了我們的“硬道理”,我們就應該把這當作過眼云煙。我不屑于與你爭論,我們有證據證明這塊金牌就是屬于我們的。

分享到:

相關專題:奧運會籃球新聞專題 

更多關于 姚明 的新聞

新浪簡介About Sina廣告服務聯系我們招聘信息網站律師SINA English會員注冊產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12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

黑帽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