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丹:從暗戀到戀愛用了5年 摩天輪見證我的愛情_奧運_新浪體育

http://haiyunzhiyi.com 2012年08月12日17:31  天天新報

  北京時間2012年8月5日,在倫敦奧運會羽毛球(微博)男子單打決賽中,世界羽毛球比賽排名第一的我國運動員林丹再次奪得金牌,他也因此成為首個奧運羽毛球男單項目的衛冕冠軍。賽后,林丹宣布,他將于奧運會后與愛人謝杏芳正式舉行婚禮。

  林丹,被稱“超級丹”。他5歲開始練習羽毛球;9歲進入福建體校;12歲進入福州八一體工隊;18歲進入國家隊。2002年8月,不滿19歲的林丹,登上了國際羽聯排名第一的位置;2008年,獲得奧運冠軍;2010年獲廣州亞運會男單冠軍;2011年8月14日,又于倫敦世錦賽上,獲得了第四個世錦賽男單冠軍;倫敦奧運戰后,他的世界冠軍數已經達到了16個。

  《直到世界盡頭》,是林丹首次出書述說自己的成長之路。如何在逆境中調整好狀態重新出發?如何在人生低谷沉住氣等待轉機?除了剖白自己的心路歷程外,林丹更書寫了與教練、隊友、對手的相處以及與謝杏芳的感情……

  成長之路

  1988年

  夢想從上杭啟程

  2000年

  12歲入國家隊,

  用冠軍擊退了流言2004年

  在上杭體校初學羽毛球時,壓韌帶是訓練里最苦、最讓我感到恐懼的一項。我很愛哭鼻子。那時韌帶還沒拉開,腿壓不下去,教練就讓我們叉開兩腿,上身挺直,他把兩手按在肩膀上往下壓,疼得我眼淚直流。但晚上回到家我好像忘了疼,會讓媽媽繼續幫我“開小灶”,這樣第二天訓練時輕松過關,我會因此得意很久。可一旦比賽中輸了球,哪怕對方是比我大的小孩,教練還沒說什么,我自己倒先哭起來了。我媽說我不服輸的性格,那時就顯露無遺了。

  2000年

  12歲入國家隊,

  用冠軍擊退了流言

  我在八一隊領到的第一套軍裝已經是最小號了,可還是大得像麻袋。我那時的個子不到一米五,還沒發育呢,可只有大人的軍裝給我穿。我記得媽媽幫我把褲腳挽進去好多,才算勉強走路不絆腳。

  2000年,我們1983年這一年齡段的球員開始接受國家隊的選拔。然而,第一批選拔名單里并沒有我。八一隊的高路江主任也很著急,那時他就說,無論如何都要搭個“末班車”,一定要把我送上去。在這之后,又來了一份備份通知,說我又可以去國家隊了。其實,這份通知的名單上只有我一個人的名字。所以,我是那一批國家隊的“插班生”。

  2000年5月,我一路北上,心想著一定要為自己、為高主任爭一口氣。兩個月后,亞洲青年錦標賽在日本開打,我拿下了男團、男單兩項冠軍。這兩項冠軍像一顆定心丸,讓我自己也讓高主任稍稍松了口氣。萬一那次又沒打好的話,別人肯定會覺得,我這個“插班生”是靠關系進的國家隊。還好,我用冠軍擊退了流言蜚語。

  2004年

  偶像蓋德是第一個叫我Super Dan的人

  2004年初,我到了伯明翰,等待我的是第94屆全英公開賽。我一路殺進決賽,面對的是我年少時的偶像——丹麥名將皮特·蓋德 。我記得第一局是蓋德贏了,但是此后我連下兩城,2比1實現了逆轉。這是我首次捧起全英賽的獎杯。賽后接受采訪時,蓋德對我表現出的沖擊力非常贊賞,并用了“Super Dan”這個說法,從此“超級丹”這個名字叫響了全世界,并延續至今。

  那屆全英賽,中國隊席卷四金,是歷屆比賽中成績最輝煌的一次。

  2006年

  首次登頂世錦賽

  第一次問鼎湯杯時,是一種純粹的快樂;而第一次在世錦賽上登頂,則是一種不可思議的瞬間空白。

  我一直做著打硬仗的準備,但半決賽我沒有等到陶菲克(微博),而是我的隊友陳宏。隨后在決賽中,等待我的則是鮑春來(微博)。結果恰好應驗了李導的預測——決勝盤在小鮑體能下降的情況下,我以21比12結束了戰斗。

  球落地的一刻,我竟不知該如何迎接自己的第一個單項世界冠軍。一切來得太快,我都沒有反應過來。我躺倒在地,用衣服蒙住臉,沒有起身,很久很久。

  2008年

  只有奧運金牌,

  才能拯救所有人

  北京奧運會是我人生的一次重要轉折。有時看著那枚金牌,我既開心,又覺得很奇怪。因為在那之前我拿了很多冠軍,打過無數好球,但是人們對我印象最深的就只有奧運會的決賽,甚至連我前幾輪是怎么一路打過來的都不知道,只知道我干凈凌厲地贏了我的對手李宗偉。難道這就是我的職業生涯嗎?難道我的職業生涯就只是那一場球嗎?

  雖然那場球對我很重要,對很多人也很重要。但我從5歲開始打球到現在,如果沒有這塊奧運金牌,是不是這么多年就都白練了,也沒有人會記得林丹?一旦失敗,所有的陪練、工作人員的努力,都會變成白費,他們的付出一瞬間不翼而飛,我會辜負他們。那么多人的命運掌握在我手里,只有奧運金牌才能拯救所有人。

  2010年

  全滿貫留給廣州

  2006年在多哈,我與男單冠軍失之交臂。當2010年亞運會來到廣州的時候,“奪取全滿貫”的呼聲令我熱血沸騰。四年前,陶菲克讓我夢斷多哈。四年之后,我則要感謝李宗偉。在天河,他與我聯手奉獻了一場經典戰役。時隔兩年,從北京到廣州,再次主場決戰李宗偉,是件挺刺激的事。

  一個真正有影響力、有價值的運動員,不在于你的廣告代言身價多少,或者你拿了多么重要的冠軍,而在于當你進到賽場,來到屬于你的舞臺的時候,真的有很多球迷喜歡你,甚至你的對手、很多媒體都很尊重你、認可你。

  我要感謝李宗偉。我們兩個在彼此生命中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我這么多的冠軍,如果沒有他的出現,可能會變得含金量不足。在某種程度上,我們成全了彼此。也因為我們一次次的巔峰對決,推動了羽毛球這項運動,讓更多的人喜歡看林丹和李宗偉比賽、李宗偉和陶菲克比賽、陶菲克和林丹比賽。

  2012年

  倫敦,奧運會不是終點

  2012年在倫敦參加完勞倫斯世界體育獎頒獎盛典后,我有一個很深刻的體會:每一年我們中國體育界誕生這么多的新科世界冠軍,不只是羽毛球這個項目,但真正有影響,或者像勞倫斯的主題“運動改變世界”、改變人生的項目,還沒有。最主要的,是要看這項運動是不是具備很大的魅力,是不是讓全世界各個國家的人都很喜歡,是不是面向全球、具備商業價值。有了這個平臺,你才能去展現你的個人魅力,否則就很局限。

  甜蜜愛戀

  阿芳是我人生首次暗戀

  我們終于成了“金牌情侶”

  我和謝杏芳的故事要追溯到15年前,我還在打全國青少年錦標賽時。有一天,我跟隊友一起在看臺上看比賽,他們就指著遠處一個女孩說:“你看,廣東隊那個女隊員,叫謝杏芳。”當時阿芳好像還在打雙打,她剪著一頭利落的短發。我們在看臺上一片驚呼:“哇,腿好長啊,個子好高啊。”

  因為離得遠,看不太清楚。我們就背地里議論,這應該是打羽毛球的里面長得最漂亮的女生了吧?那是我第一次聽說謝杏芳。就是這第一次,我遠遠地望過去,留下了驚鴻一瞥。很快這件事就淡忘了。因為我根本沒有什么非分之想,覺得那肯定不可能。

  然而,有緣分的事,老天總是會替你安排好一切。那次比賽后沒多久,謝杏芳就來我們八一隊基地備戰亞洲青年錦標賽。之后有一天訓練結束后站隊的時候,也是很偶然的,教練突然宣布:“林丹,你今天下午陪謝杏芳打兩點到四點的訓練。”我嘴上“哦”著,其實心中竊喜,感覺賺到了。那時候我也沒打得多好,但是做個陪練還是可以的,畢竟阿芳是女孩子。整個下午,我們倆只是默默地打球、撿球,也沒有聊天,更別說要電話了。因為訓練的時候教練都在,所有隊員也在,根本沒機會講話。

  從我第一次被她“秒”到,到給她當陪練,我心里再也忘不了這個眉清目秀、笑起來很溫柔的女孩子。這便是我人生第一次知道“暗戀”的滋味吧。老天把她帶到我面前,卻沒有告訴我故事該如何繼續。等我真正要到謝杏芳的電話,已經是五年后了。

  我們終于成了“金牌情侶”

  從雅典回來,我幾乎沒有休息,就開始了恢復訓練。我和阿芳的戀情成了眾人皆知的事。我面對媒體坦白承認,我們就是要成為像當年丹麥的蓋德和馬丁一樣的金童玉女。

  轉眼到了2005年的全英公開賽。伯明翰是我們愛情的見證。正是在2004年的全英賽期間,我們的戀情被第一次“曝光”。那年我打進了決賽,結果我拿到了我第一個全英賽冠軍,而她在1/4決賽中負于周蜜。

  再一次一起出征全英賽,天氣非常冷。有一天走到體育館門口,阿芳看到對面的摩天輪,說:“不如等決賽后,我們一起上去吧!”我說:“好啊。”后來,我們再次雙雙闖進決賽,結果阿芳拿到了她第一個全英賽冠軍,而我卻輸給了隊友陳宏。在摩天輪上,阿芳提議,只要以后出去比賽看到有摩天輪的話,就一起去坐。我說“好啊”,心里就想著:明年還要一起奪冠,再到摩天輪上去看看。

  難得的是,第二年,我們在伯明翰第一次同時問鼎冠軍,成了真正的金牌情侶。2006年1月的英國正值隆冬,即便是周末,街道上也沒什么人。可惜的是,因為第二天一早就要趕飛機,之前的約定沒能履行,只能遠遠地看著摩天輪望而興嘆,成了那次伯明翰之行中唯一的美中不足。

  在某種程度上,摩天輪就是我們那兩年愛情和事業的見證。這之后,我們還去過巴黎香榭麗舍大街上的摩天輪,就在塞納河邊。后來聽說伯明翰的那座被拆了,我和阿芳還感嘆了好久,覺得好可惜。

  ○摘自《直到世界盡頭》

分享到:

相關專題:金牌專題:林丹專題 

新浪簡介About Sina廣告服務聯系我們招聘信息網站律師SINA English會員注冊產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12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