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翔術前囑咐:照顧好我爸爸 父:感覺心里發空(圖)|劉翔|退賽|手術選擇_奧運_新浪體育

http://haiyunzhiyi.com 2012年08月13日08:29  新聞晨報
  劉翔在手術前和父親輕松交談   劉翔在手術前和父親輕松交談
  經過兩個多小時的手術,劉翔被推出手術室。   經過兩個多小時的手術,劉翔被推出手術室。
劉翔術前囑咐:照顧好我爸爸父:感覺心里發空(圖)
劉翔術前囑咐:照顧好我爸爸父:感覺心里發空(圖)
劉翔術前囑咐:照顧好我爸爸父:感覺心里發空(圖)
劉翔術前囑咐:照顧好我爸爸父:感覺心里發空(圖)
  倫敦奧運賽場上,劉翔起跑、摔倒、單腿跳向終點、親吻欄架。   倫敦奧運賽場上,劉翔起跑、摔倒、單腿跳向終點、親吻欄架。

  晨報記者 黃嫣(微博)(英國倫敦8月12日電)

  對于一個剛剛年滿29歲的青年而言,8年來的職業生涯,差不多已經耗盡了他的心力。在這漫長的8年時間里,他用不勝枚舉的勝利,支撐起了中國田徑在世界舞臺上的半壁江山。但這些,在剛剛過去的十天里差點被顛覆殆盡。

  從8月3日到8月12日,這個29歲的青年——劉翔加油,可能度過了自己人生中最為糾結也最為復雜的10天。只是周而復始的過程中,惟一不變的是他對跨欄的熱情,而這一點,恰恰是我們心痛的原因。

  抵達倫敦已現腳傷征兆

  現在回想起8月3日倫敦希思羅機場的那一幕,會發現很多可以解讀的地方。無論是師傅孫海平看似談笑風生的表情,還是劉翔不露聲色的動作,但很多人拒絕如此,就像4年前一樣,在一個美好愿望的操縱下,大多數人對于一些細節作出了選擇性的無視。

  那天,孫海平的確提到了劉翔的傷勢,也談到了劉翔現在跟腱傷勢有反復的問題,但從孫海平當時的表情來解讀,一切都是樂觀的,在場的記者也愿意盲目地去相信這種樂觀。

  只是當天的劉翔沒有那么開心,即使是面對最熟的上海媒體,他依然顯得熱情不高,推著行李的他甚至懶得對著鏡頭笑笑——他很少這樣,至少面對鏡頭前不太會板著面孔。

  而更富深意的是,當天的安保達到了相當可怕的級別。幾乎從未接待過中國記者的希思羅機場五號航站樓,面對區區兩架攝像機和極少數的文字記者,居然出動了將近10個人的安保團隊,他們負責圍堵記者,甚至還特意派出了三名彪形大漢來遮擋電梯。

  恰恰因為如此,當記者為了避開安保,從樓梯爬到五樓再返回一樓時,目睹的只是劉翔揮手告別的動作,而他身邊,華山醫院骨科專家陳世益的臉一閃而過,幾乎沒有幾個人能夠看得清。

  賽前兩晚整宿未能合眼

  在劉翔抵達倫敦的當天,關于他的傷勢的很多版本從網絡上傳了出來。和四年前不同的是,經過北京奧運會退賽風波后,有那么一部分人不再愿意看好劉翔的未來,更有甚者干脆直接在網上斷言,劉翔這次完蛋了。

  只是在當時,這部分聲音絲毫沒有沖淡大家樂觀的情緒,很多人都在想一個問題,今年6月也就是兩個月前剛剛跑出過12秒87這么偉大成績的劉翔,怎么可能又重復自己四年前的悲劇?

  進入奧運村后,8月4日一整天,劉翔并未進行訓練,但他也并非如傳說那樣呆在房間里不出來。而8月5日差不多是一切轉折的開始,那一天,劉翔跟腱傷勢的反應達到了巔峰。

  接下來的兩個夜晚,劉翔整宿未能合眼,而這或許就是為什么7日上午出現在公眾面前的劉翔,帶著一種疲憊的神情。

  在劉翔站上起跑器的那一瞬間,攝像機鏡頭敏銳地捕捉到了他皺眉的表情,差不多從這個時候起,很多人的心沉到了谷底——這個畫面實在太過熟悉,四年前在北京,劉翔也是皺了一下眉。

  父母賽前到洛桑祈福

  今年7月底,劉翔的父親劉學根曾說過,想在兒子跑預賽前見上一面,哪怕只是隔著奧運村大門打個招呼也好。但他絕沒有想到,如此簡單的愿望卻很難實現。

  距離“倫敦碗”幾十英里外的羅姆福德小鎮,劉翔父母從抵達倫敦開始就住在那里。8月初的時候,他們趁著兒子還沒有到倫敦,特意抽空去了一趟洛桑。6年前,劉翔在那里破了世界紀錄,那也是他職業生涯中最值得驕傲的頂峰。

  由于當天沒有比賽,洛桑體育場的大門緊鎖著,并不擅長英語的劉學根繞著外圍走了兩圈,才找到了守門的工作人員。老劉用很蹩腳的英文告訴對方,他是劉翔的父親。

  工作人員一聽到劉翔的名字,很高興就把門打開了。在體育場的墻上,夫婦倆找到了留有兒子名字的兩塊牌匾,一塊正是他2006年破世界紀錄所留的。

  為了給兒子帶去好運氣,劉學根拉著吉粉花特意在起跑點和終點線兩個地方合了影,“當時的希望是,能把洛桑的運氣帶到倫敦。”

  這一切在現在來看還是有些唯心。劉學根說,一家人實在不知道該為孩子做些什么,“如果能帶來一些幸運,那么也未嘗不可”。

  只是劉學根和吉粉花絕沒有想到的是,一場噩夢并沒有因為這場祈福之旅而推遲。8月7日,這個對劉翔最重要的日子里依然如期降臨。

  決賽那晚“睡的最香”

  8月7日上午,倫敦市區突然降溫,大風加上寒冷,逼得每個運動員都必須穿上厚厚的保暖外套。而這也使得劉翔的熱身看上去有些草率,他跨了兩個欄,前后三次,量非常小。大多數目擊者以為,這不過是天氣寒冷導致的肌肉萎縮,畢竟以劉翔的實力,晉級半決賽絲毫沒有問題。

  當天上午10點多,在少數記者的注視下,劉翔告別孫海平步入檢錄通道。在揮手告別轉身往里走的瞬間,很多人都發現了劉翔跛腳的跡象,而他也似乎意識到了什么,很快就控制好了。

  之后發生的事情在這兩天的電視鏡頭中被無數次重放:在起跑后的第七步上,由于跟腱傷勢的原因,劉翔直接飛了出去,狠狠地摔在了跑道上。而那一刻,全場的反應像極了四年前的北京。

  在劉翔摔倒的那一刻,守候在羅姆福德小鎮電視機前的劉學根和吉粉花已痛到揪心,吉粉花當即抱著記者嚎啕大哭,劉學根好些。但在送走了前來陪伴的朋友后,堅強的老劉躲到了屋子里,任由淚水侵襲。

  命運有時候就是這么愛開玩笑,8月8日也就是一天之隔,倫敦露出了久違的陽光,現場氣溫最高時居然達到了近30℃。

  劉翔在電視機前看到了師弟謝文駿跑完了半決賽。在知道師弟最終與決賽擦肩而過時,劉翔的眼眶微微有些潮濕。

  事實上,那天晚上,劉翔等到了很晚,他看到羅伯斯因為大腿肌肉拉傷在第六個欄上止步不前時,還"啊呀"了一聲,然后看到梅里特(微博)以絕對的優勢飛過終點線后,他才讓保障部部長李國雄關掉了電視機。

  在這個本該屬于自己的夜晚,面對讓人發慌的空虛,但劉翔卻說,那一夜他睡的最香。

  手術前叮囑“照顧好我爸爸”

  8月8日這天上午,劉學根收到了兒子發來的兩條短信。在短信里,劉翔親昵地叫他“蟲哥”,這是兩人私底下的稱呼,“他告訴我,康復治療好了,他還想繼續跑下去。”

  老劉說,看著這兩條短信他的內心五味雜陳,但手指上發出的回復短信還是以鼓勵為主,“我跟他說,無論他做什么決定,我和他媽媽都會支持。”

  如此積極的心態下,老劉8月9日再見兒子時發現,他的臉上已經有了充滿希望的跡象。而在上午抵達威林頓醫院時,他也絲毫看不出擔心。面對守候的媒體,雖然沒有作出搞怪的表情,但那種淡定卻是實實在在的東西。

  那天也是劉翔抵達倫敦后第一次見到父母。當時劉學根和吉粉花坐著一輛車緊緊跟在后面,在兒子下車的第一時間,吉粉花就跑過去攙扶。但當裹著厚厚紗布的右腳真的出現在她眼前時,原本說好不掉的眼淚突然間涌了出來。

  為了回應外界的關心,劉學根和幾位領導先后出現在了記者的鏡頭前。但在醫院里,劉翔和家人卻是另一番光景,雖然哀傷在第一時間擊垮了他們敏感的神經,但團聚的親情很快讓他們找到了必須堅強的勇氣。吉粉花摟著兒子的肩膀心疼地說:“翔翔,不要難過哦,你要乖乖的,媽媽這兩天都會陪你……”

  劉翔笑著摟著媽媽一臉的甜膩。一轉頭,看到劉學根的領子沒有翻好,還特意讓父親湊近一些,幫著整理了一下衣服,“開心點,沒事的,你看你這個樣子,衣服嘛也是亂糟糟的,頭發也不弄一下……”

  老劉也呵呵一笑,一家三口仿佛又像是不曾發生過什么一樣,那么溫馨。

  下午3點左右,一家人嘻嘻哈哈了幾個小時后,護士終于準備把劉翔推入手術室。

  在推出病房的最后一刻,劉翔突然像想起什么一樣,起身叫住了工作人員,囑咐說“請幫忙照顧好我爸爸”。

  老劉在邊上聽了沒說話,但之前還喜笑顏開的眼睛瞬間紅了起來。

  手術后恢復天性模仿擎天柱

  漫長的等待對任何人都是一種煎熬。兩個小時20分鐘后,劉翔被推出了手術室。

  在這之間,劉學根和吉粉花只是咬了幾口三明治,夫婦倆緊張地沖到了最前面,關切地問了問兒子的情況。不過,由于手術選擇了全身麻醉,劉翔當時并沒有醒。

  差不多在被推回病房的第一時間,劉翔清醒了過來。一旁的護士用英文問他在哪里,他不知道怎么地就起了開玩笑的性子:他用變形金剛里“擎天柱”的聲音,一字一頓地回答護士說:“我,是,地,球,人!”“當時老伴嚇壞了,還以為兒子怎么了,是不是麻藥弄壞了腦袋。”老劉說。

  很快,劉翔也意識到這個玩笑實在不合時宜,他立即用英文回答了問題,只是舌頭有點大。

  看到開心的母親,劉翔還口齒不清地說了句:“沒事,放心”——這句話讓吉粉花偽裝了好幾個小時的堅強終于崩潰,她和老劉抱在一起失聲痛哭。

  晚上9點多的時候,劉學根和吉粉花陷入了陀螺一樣忙的境地,他們一直想給兒子弄點好吃的,但無奈駐地太遠,只能就近解決。

  為了給兒子找到中餐館,夫妻倆讓司機開著車繞著醫院周圍走了15分鐘左右,才終于找到了一家店。而在隨后的兩天,他們分別在這家店里點了雞湯面和紅燒肉,這些都是劉翔最愛吃的東西。

  也就是在這兩天,老劉逐漸恢復了他之前飽滿的精神,雖然可能有些硬撐,但至少從場面上來看,他是開心了不少。

  媽媽的愿望還要再等等

  當地時間8月11日傍晚,記者把劉翔父母送上了回上海的飛機。和當初接二老時那種喜悅相比,這一次告別大家都有一些東西郁結在心。

  老劉打破沉悶開腔說,揪心的事已經過去了,雖然短時難以擺脫,但日子總得繼續,“比如說你看小赤佬,今天比昨天好,昨天又比前天好,日子總會一天天好起來的,是不是?!”

  事實上,在出發前往倫敦前一個月,劉學根和吉粉花還憧憬著兒子從倫敦回去后能回歸到一個正常人的生活。而吉粉花更是特別希望兒子能談一場真正的戀愛。為了給兒子物色女朋友,她有時在買菜的路上都會像探照燈一樣的尋找對象。

  就在劉翔發短信說還想跑的第一天,劉學根就說會無條件支持兒子的決定。但作為一位父親,他明白這8年來兒子承受的東西,他何嘗不想讓兒子拋開這些壓力,只是他無法為兒子解答這個選擇題,畢竟對于跨欄的感情,對于現在的劉翔而言,是比愛情更為重要的東西。

  這幾天,劉學根一直說自己的心情說不清,他無法形容是心痛還是哀傷或者是遺憾,他說自己無力在浩瀚的中文里找到一個能恰如其分表達自己情緒的詞語,“感覺心里發空、發慌。”

  但在這樣的情況下,老劉依然保持著他原有的風度。臨上飛機前,劉學根和記者揮著手說,謝謝,回上海再聚。

  ——這聲謝謝讓人感覺頗為沉重。劉翔的29年,他比誰都擔當得起這句“謝謝”,無論他在接下去的人生選擇怎樣的一條道路,他的故事都是未完,待續。

分享到:

新浪簡介About Sina廣告服務聯系我們招聘信息網站律師SINA English會員注冊產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12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

黑帽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