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述倫敦奧運囧事:令人發瘋的技術男 現場不賣票|奧運_奧運_新浪體育

http://haiyunzhiyi.com 2012年08月23日12:01  北京晚報

  即便倫敦奧組委主席塞巴斯蒂安-科可以臉不紅心不跳地在全世界面前自賣自夸,搜刮出他能找到的一切最優美的形容詞來評價奧運會的組織工作,但那些經歷了多屆奧運會采訪任務的老記們,顯然不會輕易買賬。一些記者將這屆奧運會稱為烏龍奧運會。在賽會期間,本報記者采訪了多位參加報道倫敦奧運會的各國記者,他們向記者講述了倫敦奧運會上那些令人哭笑不得的囧事。

  令人發瘋的“技術男”們

  講訴人:李遠飛,中國記者

  作為本報特派倫敦的記者團隊中的一員,李遠飛被他的電腦和主新聞中心的技術男們聯手弄成了“半瘋!”

  原來,李遠飛的電腦只要一到主新聞中心,就開始不斷“抽風”,接連換了好幾個工作臺都無法連接網絡。奇怪的是,同一根網線,其他人用就可以,而只要一回公寓,就又能上網了。

  折騰了半天,記者打算求助主新聞中心的“技術男”們,他們的工作就是協助記者調試中心的技術設備,包括電腦和網絡。

  第一個上陣的是英國人說:“噢,你這個系統是中文的,我看不懂。”英國人帶來一個中國人,這個中文翻譯差不多把界面上的所有詞都用英語說了一遍,英國人還是撓頭。“噢,我看懂了,但是我搞不定,你等一下,我去找個厲害一點的來。”

  于是,英國人又帶回了一個傳說中是IT高手的印度人。

  “呃,是不是你的電腦有問題?”十幾分鐘過去了,貌似印度人也沒什么頭緒。

  “你跟我來一下,我找個再厲害一點的。”

  記者跟著印度人來到一群“技術男”當中,差不多主新聞中心所有修電腦的都來圍觀他的電腦,但沒有一個“厲害一點”的人跳出來說,我知道該怎么辦。

  “要不退款吧。”記者也不想再為難他們了。

  “噢,退款可以,你往這個地址寫一封E-mail,到時候會有人回復你。”一個工作人員遞給他一張紙。

  “我人就在這里,電腦也在這里,你給我退不就行了嗎?”李遠飛很納悶。

  “非常抱歉,退款的事情,只能通過電子郵件解決。”工作人員一再堅持,他也只好灰溜溜地回來。退款郵件到現在也沒收到“已解決”的回復,倒是李遠飛后來每次走進主新聞中心,他都能看見幾張比同行還要熟悉的外國面孔,而這幾張外國面孔見到他,都會尷尬地笑笑,然后繞著走。

  大老遠從非洲飛到倫敦,現場卻不賣票

  講訴人:史蒂夫,馬來西亞記者

  史蒂夫是馬來西亞記者,這次在倫敦和女朋友并肩作戰,他報道奧運會,女朋友則在奧林匹克公園門口檢票。

  前幾天,他從女朋友那里聽到了這么一個故事:有一群非洲來的觀眾,他們特地飛到了倫敦,打算來看朋友的比賽。沒想到,長途跋涉到了奧林匹克公園門口,傻眼了。因為來之前沒在網上買票,被檢票的攔下了。

  其中一個非洲人很納悶,指著公園門口的票房說:“為什么不讓我們進去,我可以在這里買票的。”

  “非常抱歉,先生。這里不是賣票的,這里是用來取票的,你得先在網上買票。”志愿者耐心地解釋。

  “你說什么?我沒聽錯吧?你們搞這么多票房不賣票?一定得在網上買?我都站在你門口了,為什么還要我去網上買?”非洲人一口氣噴出了一串問號。

  “非常抱歉,這個是奧組委規定的,非常抱歉先生。”志愿者一口氣蹦出了好幾個sorry,但就是不讓他們進去看比賽。

  其實,倫敦奧運會只在網上售票的規定讓很多人都感到不解。“我去過好幾次奧運會,在倫敦之前,每一屆都會留少量門票賣給現場排隊求票的觀眾。”史蒂夫說。

  網上售票也給組委會帶來了尷尬,很多觀眾發現網絡售票系統無票,現場卻有大量空位,組委會無奈之下只好拿士兵補缺。有網友在倫敦當地論壇上抱怨:“為什么要拉本該在外面安保的人進去看比賽,而我們這些眼巴巴想看比賽的人,要么苦等在場館外面,要么在電腦屏幕前絕望地刷票。”

  隨后,倫敦奧組委決定每天晚上都會在網絡上發布少量第二天比賽的門票。請注意,依舊只能是網絡。奧林匹克公園外的一個英國人很不開心地說:“有余票就放在現場來賣啊,他們怎么這么喜歡網絡啊。”

  針對網絡售票這一點,倫敦奧組委的解釋是,這樣可以給全世界的人一個公平、平等的購票機會。不過,貌似現在全世界的人,都不買他們的賬了。

  場外看不到奧運主火炬

  講訴人:勞拉,巴西記者

  倫敦奧運會給記者們帶來的囧事,并不局限在換錯國旗、Chinese配日本語這些細節上。奧運會開幕式一結束,所有記者都把焦點對準了那個創意十足的火炬臺上。

  “哇,他們好有創意,你覺得他們今晚會把火炬弄到哪里去?”

  “這個,他們是不是又得把火炬滅一次,才能搬走?總不能一直放在田徑場中間。”

  “那會去哪里呢,好像奧林匹克公園里沒看見火炬臺啊。”

  這些對話發生在奧運會主新聞中心一角,巴西記者勞拉正端著水和同事湊在一起,半天也沒個結論。

  查遍英國媒體,勞拉都找不到一篇關于火炬到底去了哪里的報道,后來才從BBC一位體育記者詹姆士的推特上找到了答案。

  “很多人在找火炬,我知道它在哪里。它被放在倫敦碗內部的一端,就是開幕式放大鐘的那一頭。”

  這個答案,讓很多記者臉上都很暈。“放在倫敦碗里?奧運火炬一貫都是要讓場館外的人也能看見,告訴大家這里在辦奧運會啊,放在里面算怎么回事兒?”

  很快,詹姆士又一連更新了好幾條關于火炬的微博。

  “很多人來問我在奧林匹克公園的哪里能看到火炬,答案是你看不到,只有等田徑比賽時才能去倫敦碗里看,不過前提是你得有門票。”

  詹姆士還試圖幽默地調侃了一下火炬的奇怪位置:“倫敦奧運的火炬在傳遞過程中已經讓這么多人見證過了,真到了奧運,就讓它躲在碗里吧。”

  采訪籃球比賽 必須少喝水

  講訴人:馬克,美國記者

  對于英國人來說,籃球并不是什么熱門項目,于是,他們的奧運會籃球館被建成了一個可拆卸的臨時場館,奧運會之后,你就可以和它揮手告別了。

  這樣的臨時建筑,自然問題多多,而讓馬克印象最深的,就是“方便難”這個大問題。

  作為一名專職的籃球記者,馬克來倫敦最大的任務,就是全程跟蹤采訪美國“夢十隊”在本屆奧運會上的表現。因此他每天都會去提前預約,到比賽現場觀看美國隊的比賽。

  經過前幾天的采訪,馬克悟出了在籃球館安心看球的竅門,那就是少喝水。為什么?因為喝太多水,就要上廁所,可等你上廁所回來,位置也許就沒了。

  原來整個籃球館沒有一個廁所,想方便可以,必須去場館外。“志愿者還告訴我,如果我離開原來的座位,其他記者都可以坐,萬一回來時記者席沒有位置,我就只能站到通道邊看比賽了。”對于籃球館的這種設計,馬克也覺得不可理解,“之前有一場比賽,我憋了整整三個小時,這樣的采訪,真是一種考驗。”

  如今,馬克已經成為了一名經驗豐富的老手,只要來籃球館,他就盡量不喝水,少上廁所,這樣就能安心看上整場比賽。得知記者是從中國來的,馬克還開玩笑說,“你們姚明肯定也遇到過和我一樣的困擾。”

  皇家炮兵營 冠軍到處跑

  講訴人:湯姆森,英國記者

  作為一名老牌體育記者,湯姆森采訪過多屆奧運會,但當奧運來到倫敦,這位英國人卻著實高興不起來,因為組織的混亂和安保的隱患,都讓這個東道主覺得臉上無光。

  在記者面前,湯姆森特別提到了奧運會射擊場館管理的混亂無序。其實比賽開始前,遠在皇家炮兵營的射擊場就名聲在外,不過并不是因為比賽,而是那些“神出鬼沒”的狐貍。

  當奧運會射擊比賽開始后,傳說中的狐貍倒沒有出來搗亂,可這里的組織工作卻是一塌糊涂。

  “由于射擊場都是臨時建筑,因此包括運動員休息室、混合采訪區和記者工作室等都是一些簡單的活動板房,可那些奧運冠軍在結束比賽,前往休息區時,居然要走過一段很長的公開通道,而這里,各種持證記者都可以隨意進出。”湯姆森如此形容射擊場館的設計隱患。

  每項決賽后,湯姆森總能在這里遇到不少奧運冠軍,而不少中國記者更是把這里當成了追逐奧運冠軍的“圣地”。“大家都清楚,在尿檢之前,運動員是不被允許與外界接觸的,可射擊場這樣的組織管理工作,顯然問題很大。”雖然明知管理有問題,但湯姆森也是無可奈何,“對于記者和追星族來說,這是好事,但像奧運會這樣的比賽,卻發生這種事情,實在讓我們覺得臉上無光。”(孔寧 李遠飛 陳嘉堃 陳贏)

分享到:

相關專題:金牌專題:葉詩文200專題 

更多關于 奧運 的新聞

新浪簡介About Sina廣告服務聯系我們招聘信息網站律師SINA English通行證注冊產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12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

黑帽SEO